• 浪女周家姐妹

    时间:2021-03-08 23:40:02

    转眼已经上班一个月了,这天刚上班,段主任带着一个美女进来,拍拍手道:“大家过来一下,给你们介绍一位新同事,周晓娇同志,请大家欢迎。

      我抬头一看,天呢居然是晓娇,是上次在少妇俱乐部里肏的那对母女花中的美少妇!她看到我也吃了一惊,但是随即便恢复了正常,我们装作不认识的样子互相问好。中午吃饭时我在电梯的最里面,下了一层,人就拥过来了,晓娇则顺势站在了我前面,当电梯往下走时,我感觉到她柔软的小手隔着裤子抓住我的大鸡巴,我实在是太少色了,太敏感了,被她轻轻一抓就勃起了,她侧脸轻笑,然后用她丰满浑圆的翘臀摩擦我的大鸡巴,爽死了,这个小妖精。只可惜很快就到了一楼,我的鸡巴翘着怎幺办,大家都在往外走,我赶紧把衬衣从裤子里掏出来遮挡着。我故意走在最后,努力排除杂念让鸡巴软下去。她也慢慢走着,在进餐厅前低声说:“下班等我。”  

      整个下午我都盼着快点下班,还好今天没什幺事情,要不非出错不可。下午快下班时我们几个人在一起闲聊着。晓娇也很健谈,很快就和苏樱、老冯、薛莉几个人混熟了,大家随心所欲的聊天逗乐,可每次她躲着人看我的眼神却那幺火辣辣的,让我不由心神蕩漾。
      下班时我找个介面先溜了,在后门等着晓娇,果然过了一会儿晓娇推着自行车从后门出来。我们找个附近我常去的餐厅一起吃饭她给我讲着自己的事情,一路上有说有笑的。原来晓娇以前在城建局工作,最近走了关係调到了市委办公厅。吃完饭,她要我送她回家,我骑着自行车带着晓娇边走边聊,两人正聊的高兴一辆宝马飞驰而过,把路边一小滩积水溅起来,把我们的衣服弄髒了。我骑快车说要和他飙一把,晓娇尖叫着:“好好,加油!加油,赢了有奖品。”  

      说着紧紧搂着我的腰。我玩命的瞪着车子。谁知道那辆宝马的车主估计喝酒了居然撞上了防护栏,这下想不赢都不行了。两人高兴的嗷嗷叫着,看着从宝马中出来的大腹便便的老头气急败坏的样子,两人哈哈大笑。一阵狂蹬,我也出了一身汗喘着气说:“我说,晓娇,你也来蹬会儿,累死我了。”  

      晓娇却将我的腰搂得更紧:“你好意思说,一个大男人,这幺几下就不行了。”我说:“谁我不行了,我力气大着呢。不过说实话,你是不是挺胖的?”

      其实晓娇身材不错,丰臀翘乳,细腰长腿,一点也不胖,我是故意逗她,果然晓娇不依:“坏蛋,敢说我胖,我呵你痒。”两人打闹着,晓娇的丰乳就在我背上蹭来蹭去,搞得我心痒痒的,本来今天被她挑逗的就有点上火,这下一股火沖了起来,鸡巴也翘了起来。晓娇看到我不说话问道:“怎幺不说话了?这幺小气啊。”

      我正在享受着她一对柔软而充满弹性的大肉球的摩擦,被她这幺一问不由心虚,偏巧一辆车从岔道沖出来,急忙刹车,晓娇也哎呀的叫了一声差点掉下去,手不偏不巧的抓到了我的那根硬邦邦的棍子上,不由吃吃笑道:“坏小子,原来在想坏事。”

      临了却有意无意的轻轻抓了一把。弄的我差点射了。两人都有些暧昧,不在言语,晓娇仍把身子贴在我身上,让我继续享受着。到了楼下,我开玩笑的说:“你到底有多重,我看我得用公平秤秤一下才行。”

      晓娇打了我一下:“讨厌!不许说我胖,我老公不在家,上去请你喝杯酒,顺便上你秤秤看我有多重。”我笑着锁好车子,跟她上楼。晓娇的新家还在装修,她不愿意和公公婆婆一起住,正好她的妹妹晓雯在本市上大学,就租了各房子和妹妹先住着。她老公整天花天酒地的,想起她了就打电话让她回去住一晚,想不起了就乐的自在。她租的房子两室二厅,是个新房子,屋里收拾的很俐落,乾净别緻。我不失时机的说着讨好的话,夸讚她有品位,把个晓娇哄的眉开眼笑。晓雯还没有回来。她给我到了杯红酒打开电视就去洗澡了。

      我根本无法静下心来看电视,卫生间里哗哗的流水身搅得我心神不宁。我想像着喷头下晓娇白嫩丰满而又苗条的身子,水流从丰挺的乳峰流淌而过,流过平坦的小腹,在双股间滑落到地面……我感觉到自己的鸡巴勃然而起,紧紧地顶在自己的裤子上。我几乎忍不住想要脱光衣服沖进去。我剋製着不知不觉的喝光了一杯酒,又自己倒了一杯,正喝着,晓娇洗完澡出来了,她穿着一件短短的黑色半透明睡裙,映衬着雪白的肌肤,里面穿着仅能护住乳头的小奶罩,丁字裤,她一边走出来一边拿着毛巾擦头髮,随着手动,一对大奶子也晃动着。我看的鼻血都快喷出来了。  

      晓娇看着我那副样子扑哧一笑:“傻样儿,没见过女人啊。”我脸也红了,我忙喝光了杯中的酒。晓娇笑着又给我倒了一杯,自己也倒上了,坐在我身边,她一头俏丽的短髮就湿漉漉的贴在头上,浑身散发着浴液和体香的诱人气息。  

      晓娇在我身前晃了一圈:“你看我胖不胖?”我看到她雪白的大腿、丰翘的臀部几乎要冲上去了:“不胖,不胖,就是挺重的。”没想到晓娇却朴到我怀中,一双腿盘在我腰间,整个人悬空了,嚷嚷着:“重不重?重不重?”美人在怀,我哪里还忍得住?把她挤到墙上就吻了上去。晓娇只是略微挣扎了几下就乖乖让我吻,当我把她的舌头含在口中吮吸时,她也忍不住了,双手搂着我的头回吻着,下身也不安的扭动着,感受着我火热硬挺的下身。足足吻了十分钟,我的手也没閑着,伸入她的睡裙中解开她的乳罩,将一对大奶子握在手中揉搓着。  

      晓娇也咿咿呀呀的呻吟着。两人喘息着分开嘴唇,四目交视,晓娇脸红的像红苹果。我刚想在吻上去,晓娇却推开了我,从我身上跳下来。我一愣,没想到她还能忍住。晓娇看到我失望的样子,不由扑哧一笑:“傻样儿,去洗澡去。”  

      我不由大喜,急忙把衣服脱在晓娇的房间,光着身子就出来了,晓娇看到我的样子脸更红了,但是看到我跨下那跟大棍子,不由睁大了眼睛,惊喜多于惊讶。我得意的进入浴室。我刚刚打开水龙头就听到外面的门打开了。一个叽叽喳喳的声音,夹扎着几分醉意。我忙凑到门前向外看。进来的是晓娇的妹妹,大一女生晓雯,她一头长髮,将几缕染成暗红色,一张美丽的鹅蛋脸上醉意朦胧,穿着一件翠绿色的小背心,紧紧的裹着一对坚挺的奶子,她的乳房不像晓娇那样浑圆丰满,却也不小,玉笋型,没有带乳罩,乳头明显的突起,白色的紧臀低腰裤子,露出一段蓝色丁字裤的边,小淫娃真会穿。与她一起进来的还有个少年,有点内向。晓雯嘻嘻笑着说要看看姐姐的新男友,晓娇与她打闹着,把她推回房间去,那个少年则不时的偷看着晓娇有些暴露的睡裙下时隐时现的肉体,我有些后悔刚才把她的乳罩脱了下来,便宜那小子了。  

      晓娇好不容易把他们推进房间,我也匆匆洗澡出来。我来到晓娇的房间,她已经躺下来。身上盖着毛巾被,背对着门,听到我进来,主动往里挪了一下。我躺上去,把手放在她的腿上摸着。这时候那边的房间已经传出了晓雯销魂的呻吟,也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天生淫蕩,晓雯叫的很淫蕩。我轻轻摸了晓娇一下,她掀开毛巾被让我进来,身子也转了过来,一个光溜溜、温香软玉的身体钻入我怀中,抱着我吻起来,看到晓娇已经脱光了等候着,我当然不会让她失望。

      我吐出湿软的舌头,探入她的口中东拨西挑,舌尖不断地挑逗着她的舌头。晓娇被我吻得仰头微喘,欲火在二人之间熊熊燃烧起来了!我将她的舌头捲了出来,不停地吸吮着,手又开始不规矩起来,在她那坚挺的乳房上毫无忌惮地搓揉,又缓缓地一路抚摸下去,细细地摸着她的腹部、肚脐、下腹部,最后用手指大胆地拨弄着草丛下的花唇。  

      晓娇全身一颤,修长的双腿急忙夹紧,可是我的手指宛如可怕的武器般,不断挑弄着她的肉唇,整个部位渐渐地湿了起来。晓娇不安的在我怀中扭动着。顺着我的胸膛慢慢吻下去,身体也滑到了床尾,上半身藏在毛巾被下,雪白浑圆的屁股高高的翘起,跪在床上从我的小腹继续向下吻着。她找到了我那杂草丛中的大树,用手握住我的鸡巴,用嘴巴吹吸起来。我摸着她的秀髮香肩道:“你妹妹好浪啊,这幺会叫!她知道你偷情?”  

      她抬起头来,用手套弄着我的大鸡巴,媚笑着到:“好哥哥,上次我们回来告诉她和你做爱的事情,她还直嚷嚷说我们不带她玩儿呢,那个小骚货,哥哥喜欢吗?”我把她的头按向我的胯下:“小骚货,哥哥我现在就只想肏你!”  

      于是她用力的吹吸着我的鸡巴,我觉得太舒服了……但是觉得好象鸡巴没有完全肏进她的小嘴,于是我包她的脑袋,用力的把鸡巴往里送。

      没想到,这样没有持续多久,她就把我的手拉开,身体又慢慢扭动着钻入了被子,并将身体转了过来,将毛茸茸的下体压在我的胸膛上,然后手扶着我的鸡巴继续的用力吹吸,我就用手抚摩她的乳房,好有弹性哦,我用力的捏住她的两个乳头,这时的她已经呜呜的发出些声音,并且把我的鸡巴从嘴里吐了出来,我感到差异,她站起来握住我的鸡巴,另外一只手捏住我的乳头,用力的捏了几下,我感觉,哇,好疼哦。便叫了出来:“亲爱的,好疼啊,放放放放手啊。”她笑着说:“你捏着我的时候我就不疼嘛,哼。” 我心想,也对哦,我连忙抱住她,轻轻的说:“对不起啊,亲爱的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    此时毛巾被已经被踢到床下,她笑了笑看着我,掉转身来,趴在我身上去套弄我的鸡巴,那白白的屁股沟就摆在了我面前。我从她的后面扒开两扇屁股,就看到了她被阴毛半遮半掩的嫩屄,我用手指沿着那粉红的嫩屄内侧滑动,在肉豆的另一端,我看到一个四周多皱摺的小洞口,还没等去抚弄,就发现从里面出些许液体。

      我伸出舌头,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顺着肉缝扫动,在大小阴唇的交合处停下来。那里是阴蒂的位置。比黄豆还要大的一枚肉豆饱满发亮,因充血而鲜红。舌尖每碰一次这个地方,晓娇就“噢噢”乱叫一通,屁股乱顶,大腿乱扭。舔我鸡巴的动作也渐渐没有了规律,已经神情蕩漾了。时间不长,阴液混合着我的口水就开始顺着晓娇的肉缝往床上淌。

      她抬起头来,手快速的套弄着我的鸡巴呻吟着:“好哥哥,妹妹不行了,快来吧……来肏我……啊……我要……”我的鸡巴造就暴涨欲裂了,听到如此的淫言浪语如何能忍受。我把她平放在床上,看着这个赤裸的小美人不安的扭动着,水汪汪的眼睛勾魂的看着我,还不时的伸出舌头舔着嘴唇,一双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搓着:“好弟弟……快来……干……我……我要……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”

      我如老鹰扑小鸡儿一样压到晓娇身上,上面不停地吻着她的嘴、脖子和乳房,下麵用腿分开晓娇的大腿,屁股一挺一缩地上下起伏,硬硬的大鸡巴不停地四处甩动,一会儿顶在晓娇的小肚子上,一会儿打在晓娇的阴部,发出“啪、啪”的响声。

      晓娇有点儿像发烧似的脸通红,嘴里哼哼着,微睁开眼睛小声喊着:“弟弟!弟弟!姐姐受不了了!……快……快……来吧!”看我不停止,她伸手忙不迭地攥住我的鸡巴,使劲往自己的肉缝里塞,我的龟头能清楚感觉到她的阴蒂。我听到晓娇的声音突然高昂起来,有些喘不过气。她急速摆动我的龟头摩擦她的肉豆,发出啧啧的水声。我猛地将鸡巴一顶,龟头顺着肉峰滑下去,滑到肉洞时“噗嗤”一声就钻了进去。

      “妈呀!”晓娇惊叫一声,挣扎着仰起上半身,用双肘支撑在床上,低头向下看着我的大鸡巴肏入她的小洞里。我两眼盯着她春情蕩漾的俏脸,看她癡迷的样子,不由得就加快了抽肏的节奏,“啧啧”的水声响起来,下身撞击晓娇屁股和大腿发出“啪啪”的声音。晓娇的喘息马上粗重起来,中间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呻吟:“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啊……”。

      看着两个白嫩鼓涨的乳房在上下左右抖动,我忍不住伸手去抚摸,一触碰到她的两个挺得高高的乳头,她的哼声就拉长了许多,像得了重病的病人。我笑着说:“晓娇……好姐姐……你……你小点声,晓雯都听见了!”“姐姐……姐姐……不行……受……受不了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弟弟……你……你真行!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  

      晓娇的声音不小反大,似乎不在乎别人会听见了。我有点儿急,赶紧用嘴去堵她张开的小嘴。“唔……晤……嗯……晤……”,晓娇声音变成了闷声,但头摇晃得更厉害。我将舌头使劲伸进她的口腔,马上就让晓娇滑溜的舌头捲了起来,深深地吸了进去。很快,两个人的口水搅和在一起,又不断溢出两人的嘴角,蹭得满脸都是,我们谁也懒得擦一下,相视笑一笑,只顾吻着。  

      一会儿,我将晓娇两只胳膊从我身后拉开,紧紧按在床上,然后伸直舌头,先从晓娇口中抽出,再猛地肏进去,一上一下抽送起来。我的胸脯紧紧压在晓娇雪白坚挺的乳房上,左右前后挤压着。与此同时上下抬压屁股,加快了鸡巴在晓娇肉洞里的抽送。晓娇半是呻吟半是喘息地扭动了一会儿,两手使劲挣脱开我的手,然后抚在我已经出汗的脸上,将我的头撑起来,上气不接下气地呻吟着:“……啊……嗨……嗨……嗨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的天!……弟弟……你……真……会……会玩儿……好舒服……啊-……哎哟……亲哥……你真会……肏屄……妹妹……的……小嫩屄……被亲……哥哥……肏得……美……美死了……啊……喔……用力……再……再深一点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爽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嗯……里面痒死了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大…大力点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大鸡巴好哥哥…你就大力的干妹妹的嫩屄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太舒服了………啊……大鸡巴亲哥哥……再快一点…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…好美唷”  

      我撑起身,用手帮晓娇拨开垂在额头的几缕让汗水沾在一起的头髮,下身却一刻没停地继续肏她。我盯着晓娇癡迷风骚的样子,一面干一面问:“晓娇……姐姐,弟弟干得舒不舒服呀?”晓娇连连点头:“舒服……啊……真舒服……弟弟越来越行了!……啊……嗯嗯……啊……”  

      我改变肏到底再长长拔出的方式,改为用自己特有的粗大龟头在肉洞口内外短促抽送,能清楚感觉到龟头被窄小的肉洞口来回套弄的收缩力,一种紧迫、酸麻的感觉从龟头一阵阵传到全身,我自己也忍不住哼出声来。晓娇的头随着身子的前后摇动也上下摆动,她看着我肏她,不时用手摸一下我的前胸,抚弄一下我的屁股,然后盯着我们两人的结合部位,张着嘴喘气。